水文文化

人生在这里起航

5
发表时间:2023-01-11 10:57作者:韩冬来源:黄委

当我远离母亲殷切期盼的目光,带着亲朋的鼓励和嘱托前往夹河滩水文站工作;当我耳畔响起水文测船的轰鸣,当我开始踏上人生的旅程,当我开始寻找旅程的意义,也许,这就是意义本身。而当我倾情投入地去享受黄河水文的美丽的时候,才发现,今天的自己,比昨天,更加勇敢,更加伟岸。

 

早晨,站在船的甲板望去,阳光透过蓝灰色的天空显得单薄但清澈,在树梢上轻柔的断开,风依旧热热的吹过发梢,到处散落着,柔柔的光,暖暖的打在脸上,在睫毛下投出一小片阴影,映照出空气中飞舞着的小尘埃;夹河滩水文站的下面是一座村庄,虽然并不发达,但还是能听见孩童们的欢声笑语,那一排排安静的农舍小院透出一份份惬意与美好,当回神望去水文站自带的一个小院子,到处是花木,还有一些菜畦。工作之余,不论什么时候,这里总是那么闲适,有一种家的感觉。

也许最好的时候和最坏的时候是相通的,那种情不自禁的窒息感,它们是相通的。总有一个镜头让我难忘,那一刻让我会心的微笑,漫步在船头放眼张望,黄河静静的流向远方,在地平线上轻柔的与蓝天融合,金色伴着红色平铺于水面,让我不由自主地微笑。当然我心底很是明白它与大海有着多么大的不同,一瞬间,风止鸟静,喧嚣再也不见,只剩下空气中淡淡的清水气息,和我眼底那满满的,满满的蓝色:天蓝、渗蓝、冰蓝、湖蓝、蔚蓝、深蓝、幽蓝、海蓝、墨蓝。我站在船上,在天和水之间,再也搜刮不出脑海中的任何一片蓝能与之比肩,我的梦无关宽广、无关辽阔也无关一望无际。我的梦,只与那浓淡不一的黄和蓝有关。

此刻正是最美的时候,不真切的,童话般的美好。我想,这一定不只是一个巧合。

 

月光柔情的亲吻大地,船儿便如孩子般乖巧的躺在黄河母亲温柔的港湾。

梦的第一天,是在清晨的河上,鱼儿在沙流里穿梭,脚边被水冲上在沙滩上的贝壳默默不语,有声音的就是浪的起伏声响了。

梦的的第二天,我看到了河边上的鸟,盘旋在深邃的天空,但我可以听到它们的叫声,好奇怪,但很亲切。

梦的第三天,我乘坐冲锋舟,看向河面,流沙像鱼儿一般划过我们的仪器,还有比花还漂亮的光,那是从黄河里反射出来的金色。那是我亲眼见过,有生以来的美好。

在第四天的凌晨,在船室中我从美梦中醒来。依稀间彷佛近来一直萦绕于耳的曲调,轻轻的闭上双眼,任由思绪廖无止境的弥散,几多轻柔又多几分温婉,令我失了魂,楞的发神。形同于晶莹的雨滴落于平静的水面,泛起层层涟漪。像纪伯伦写过的一句话:一个人有两个我,一个在在黑暗中醒着,一个在光明中醒着。

我爱黄河,更多的是爱我的工作。就像一抹微笑,但这条曲线还是有微微上扬着,重温了最初的高点,它赠与着宝石珍贵的东西,完全不会因为交集的短暂而折损了光彩。

爱,我所爱,更多的是感谢,升华成责任的眷顾。来这里,一艘大船相伴,倘佯在黄河母亲的臂弯,一片渲染的晚霞,满地绿草,满地柔情,空气飘的是黄河水独有的气息和着岸边绿茵的清香,延绵我的臂膀。

其实世间已在晨曦开了它的光明,带着心去与它相会,绿叶也变的闪耀,为接触而唱歌即使泪流满面,直到我的生命因为了万物的生机而感到欢愉。

我站在它薄暮金色的裙摆下,亲吻明天渴望的眼,无论是希望,是幸福,或者满身伤痕累累阴郁的眼眸,都不再害怕,跳进这深满的微风熏香中,浸了我的生命,淋湿了透彻,变的光明真切美好的心,感觉一次温馨的幸福,因为需要的美,全在眼下,一抹微笑,更觉得平静美好。

在这不大不小的天空下,欣赏秋水与长天一色的暮霭,去迎接那期望中晨曦渲染的一片朝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