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文文化

生日,在调水调沙测验中度过

2
发表时间:2022-11-15 09:00来源:黄委

76,开封黄河大桥上,一堆堆的人趴在栏杆上,饶有兴致的往东张望着。汹涌翻滚着的河面上,两艘轮船在轰鸣着。

船上,夹河滩水文站站长刘俊卿正拿六分仪测着起点距。“今天真是个重要的日子”,根据预报,调水调沙的洪峰和沙峰都将于今天到达,他有些莫名的激动,如同军人闻到了硝烟的味道,“咱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不就为的它嘛”。

“嘿,今天还是自己生日呢,要不是媳妇打电话提醒,还真给忘了,中午得让张师傅给做碗面吃”,他暗想着。打小起,每年过生日母亲都会给做一碗长寿面,慢慢地,生日吃面成了雷打不动的习惯了。“对了,今天一定得抽空给爸妈打个电话,上次联系还是七一那天老爸打过来的。实在是最近太忙了,谁让属鸡的呢,真是劳碌命呀”,他在心里叹了口气,为自己分辩道。

测验结束了,刚回到院里,局里支援测洪的预备队已经从郑州赶到了。刘俊卿立即召集职工和预备队人员开会,通报信息,分析水情,告诉大家做好连续作战和夜测的准备,并再次对水位、泥沙、测验、报汛等作了安排。

一切安排妥当,已是中午。食堂已经做好了午饭,馒头、炒菜,还有绿豆汤。大家匆匆解决了午饭后,测验工作就又开始了。太阳并不毒辣,只是闷热。

水深流急,取水样需要力气和技巧相结合,刘俊卿亲自上阵。没两分钟,救生衣里面的衬衣就被汗水打湿了。“热就热吧,总比下雨好,最起码对测验影响不大”,他一边抡着7长的采样器,一边自我安慰着。谁知刚这么一想,“哗啦啦……”,雨竟不期而至,笼罩住了河面,白茫茫一片,取沙、司镜、下仪器的,谁也没来得及躲闪,全被浑身浇了个透。

雨水夹杂着汗水流到嘴里,一股酸咸的味道,他忍不住连着向外喷吐了好几口。湿漉漉的衣服贴得更紧了,浑身难受得很。

由于大雨的捣乱,用了近2个小时才完成测验,谁知船还没靠岸,雨也慢慢止住了。

大家把泥沙水样送到泥沙室,拿上空沙样桶就又返回船上,再一次进行输沙率测验。没想到,雨水再次如约而至,并在测船靠岸时结束。从中午12点半至下午7点, 3次测验,尽皆如此,让大家都暗暗称奇。

为了能抢测到沙峰,大家没顾得上吃晚饭,晚上7时多,伴着刚刚降临的夜幕,开始了当天的第五次测验,直至晚上10点。

测验结束回到办公室后,经过资料校核、图表点绘分析,并对振动式测沙仪数据比对分析,刚好测到了沙峰,实测单沙含沙量61.4kg/m3,刘俊卿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高兴,为顺利完成了测验任务,也为这支青工过半的队伍经受住了考验。他觉得肚子饿了,也想起了还没吃生日面,抬头看看时钟,指针已经指向了凌晨1点。

“方便面也是面呀,嗯,明天一定要记得给爸妈打个电话”,他边泡方便面边想着。